三级眼科医院
 

医保定点
 

市直医保定点
 

省内及跨省异地
医保直接结算

020-87313301

4007-008-009

邻居奶奶:眼睛出了问题,医生却让我警惕脑中风

文章来源:广州爱尔眼科     发布时间:2020-08-21 11:03     更新时间:2020-10-28 09:55     阅读量:

在一次平常的休假归家,我碰到了久违的邻居木木。木木在上海工作生活,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在这平常日子能碰到她我不免有些惊讶:“木木,你怎么回来了?”



“奶奶眼睛出了些问题,我回来看看。”


我明白邻居奶奶在木木心中的分量,她曾经那句“就算金陵小姐在我耳边唱一夜的小曲儿,我也更愿意听奶奶口中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老故事”至今让我印象深刻。


“你奶奶眼睛怎么了?”当下问出了口,心想或许我能帮上忙也不一定。


“前天突然视力下降,看东西看不清了,现在走路都要慢慢摸索走。”木木一脸愁眉。


交谈间,木木表达出了如果家乡看不好,就带奶奶到大城市看看的想法,毕竟大城市的医疗水平总归是好一些的。


我随木木一起拜访了邻居奶奶,并看了下她的病历资料,在诊断的那一栏,赫然写着:视网膜分支静脉堵塞。那时,我心里大概有谱了,也明白这是一种眼底病变,但还是仔细问了下邻居奶奶当时的就诊情况。


“医生当时是和我说了很多,但我听得一知半解的。当时那个医生还问了我平时有没有高血压呀冠心病呀之类的,让我警惕脑中风。


邻居奶奶叹道:“我当时也是一知半解的。”


虽很想直接噼里啪啦地给她解答,但我浅薄的知识并不足以支撑我“卖弄”,因此我便利用职务之便,替她咨询了下广州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眼底科主任张静琳。


张静琳副院长的一句话归纳,即是:邻居奶奶“眼中风”啦!


听说过“脑中风”,倒是没听说过眼睛也会“中风”!带着这样的疑问详细咨询了张院长,我们一次来了解下吧~


一、什么是视网膜静脉阻塞?




视网膜静脉阻塞是仅次于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的第二位较常见的视网膜血管病。是影响中老年人视力的常见原因之一。


视网膜静脉因受压迫、栓子栓塞或血管自身病变,造成上游微血管压力升高、循环不良,导致局部视网膜出血及水肿。



二、视网膜静脉阻塞有哪些分类?



按视网膜静脉阻塞位置可分为:中央静脉阻塞分支静脉阻塞

 


按视网膜缺血情况,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分为:缺血型非缺血型




三、视网膜静脉阻塞有哪些表现?



视网膜缺血型和非缺血型中央静脉阻塞的表现:



缺血型

非缺血型

视力

突然发生的无痛性视力下降,常低于0.1

轻中度下降

眼底

视网膜大量融合性出血、中度水肿,棉絮斑

视网膜出血和水肿较轻


分支静脉阻塞的表现:视力减退及视野缺损状况根据阻塞位置而有所不同




四、视网膜静脉阻塞会引发哪些并发症?



视网膜静脉阻塞的并发症包括黄斑囊样水肿、新生血管等。


黄斑囊样水肿——是视网膜静脉阻塞较常见的并发症,也是该病导致视力降低的较主要原因之一。







新生血管——是视网膜静脉阻塞较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常导致玻璃体反复出血和新生血管性青光眼,使视力严重受损、眼睛异常疼痛难忍。





五、视网膜静脉阻塞有哪些危险因素?


01. 年龄因素:有90%的病人为50岁以上,患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2

02. 高血压:患者发生视网膜静脉阻塞的危险度是正常人的3.86倍3

03. 心血管疾病:视网膜静脉阻塞与心血管病变关系密切4

04. 糖尿病:血糖升高,会使小血管管壁增厚,渗透性加强,更易变形和渗漏5

05. 高血脂:通过对视网膜血管内皮细胞的直接损害可能诱导该病的发生




张静琳副院长回答的以上第2、第3点中,我们总算可以明白,为什么邻居奶奶去看诊时,明明是眼睛问题,医生却警惕她警惕脑中风。


因为脑中风的发病机制和视网膜静脉阻塞(俗称“眼中风”)相似,它们都与血管有关,“脑中风”属于脑血管疾病,而“眼中风”属于眼血管疾病。脑与眼比邻而居,一旦眼睛“中风”,那么意味着稍不注意,脑血管也可能中招!



六、如何治疗视网膜静脉阻塞?



张静琳副院长说,患上视网膜静脉阻塞的患者,大多会存在一些基础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或其他心脑血管疾病等。


所以首先需要治疗基础疾病,改善身体状况。高血压患者应降低血压;糖尿病患者应控制血糖;炎症所致者应抗炎治疗。


其次,改善血液循环状态,减轻水肿,抑制新生血管的形成,如进行改善微循环药物治疗、视网膜激光光凝治疗、抗VEGF治疗等。


较后,要积极预防治疗黄斑水肿、视网膜新生血管等常见并发症,改善预后。


七、如何预防视网膜静脉阻塞?


张静琳副院长表示,预防视网膜静脉阻塞或其他眼底疾病,都需定期做眼底检查,在发生视力异常时应及时到专业眼科医院就诊,以免耽误病情。



一番咨询后,邻居木木对奶奶的眼病也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她紧张的眉头也稍稍舒缓。

“这下放心一些了吧?”我揶揄了她一句。

“了解清楚了,起码心里有底了。”她笑应道,又问了句,“视力会好起来吧?”

“会的。”尽管较终的治疗结局谁也无法“打包票”,哪怕是经验老道的眼科医生。

但那一刻,我无法拒绝她的期盼,正如无法忽视她眼底隐藏的对奶奶的深爱那般。